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体育>正文

【足坛掌故】阿费莱——命途多舛的荷兰多面手

来源:网络      作者:互联网      浏览次数:      字号: TT
【足坛掌故】阿费莱——命途多舛的荷兰多面手 豪门过客,游戏妖人,边缘国脚,你遗忘的那些球员,()还记得。本期的足坛掌故,为你带来的是一位荷兰中前场的多面手,他曾是荷兰同年龄段最有天赋的球员之一,他曾是自家青训营培养出来的一线队队长,他也曾实现所有职业球员的夙愿——加盟豪门,但他却被伤病所累,他的足迹遍布半个欧洲,他矢志不渝的爱着足球,他就是阿费莱。?【球员资料】球员姓名:易卜拉欣-阿费莱(Ibrahim Afellay)常用号码:20号、8号、11号、6号场上位置:左中场、中前卫、右中场年龄:34岁(1986年4月2日)身高:181cm国籍:荷兰、摩洛哥青训:艾林科维克青训营(USV Elinkwijk)、埃因霍温青训营效力球队:埃因霍温、巴塞罗那、沙尔克04、奥林匹亚科斯、斯托克城荷甲首秀:2004年2月14日,埃因霍温1:0特温特欧冠首秀:2005年9月13日,埃因霍温1:0沙尔克04国家队首秀:2007年3月28日,斯洛文尼亚0:1荷兰现效力球队:埃因霍温合同到期时间:2020年6月30日技术特点:善于盘带,技术出众,人球结合能力强,创造力、想象力、爆发力均属上乘,球风无私,是一位个人能力突出的团队型球员。

宠儿我叫易卜拉欣-阿费莱,1986年4月出生于荷兰第四大城市乌得勒支市的一个摩洛哥社区,是的我是摩洛哥后裔,我的父母得益于20世纪60年代荷兰经济的蓬勃发展,跟随着我的祖辈从北非的摩洛哥来到了欧洲。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我出生时,父母在荷兰的处境已不像之前那样充满了自由和包容,但他们依旧给我创造了一个非常棒的成长环境。我所在的社区拥有着很浓厚的足球氛围,乌得勒支这座城市拥有自己的甲级联赛足球俱乐部和比俱乐部更有名的足球青训系统,受到环境的影响,我一直都很喜欢足球。1992年,我六岁的一天,父亲带我见了一位他的朋友,这位叔叔带我参观了一个规模很大的足球训练基地,然后问我:“易卜拉欣,你愿意在这里踢足球吗?”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因为这里的足球场比我们社区的足球场漂亮一百倍!后来我才知道,父亲的朋友是这家俱乐部的球探,我也正是在这家名叫艾林科维克的小球队开始了我的足球生涯。

8岁的阿费莱时光荏苒,1996年,我十岁了,也许是因为我已经在我的家乡乌得勒支“小有名气”,我幸运的被大名鼎鼎的埃因霍温俱乐部相中,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要知道,我的很多小伙伴都和我说起过埃因霍温,这里是很多孩子的梦想,而我真的来到了这里,真的站在了这座举世闻名的球场上,这感觉就和做梦一样。

第一次站在飞利浦大球场的阿费莱之后的五年时间,我就在埃因霍温青训营享受着足球带来的乐趣,这里云集了和我年龄相仿的整个荷兰最出色的足球少年们,但我仍然感觉不错,我觉得我是他们当中最好的那一个。2001年,我15岁,我被“勒令”离开了生活五年的青训营,加入了埃因霍温U17青年队,成为了球队中年纪最小的球员。两年后的2003年,我又成为了U19青年队年纪最小的那一个。2004年2月14日,所有人都在欢度属于自己的情人节,而这个情人节我将永生难忘,我在未满18岁的年纪第一次被恩师希丁克派遣登场,完成了自己的荷甲联赛首秀。这是我第一次以埃因霍温一线队球员的身份与我的足球情人相会于飞利浦大球场,这也是我第一次与范博梅尔、凯日曼、鲍马和罗本共同为埃因霍温并肩作战。

17岁时的荷甲首秀0405赛季,是我被提拔至一线队的第一个完整赛季,俱乐部给我的定位是担任韩国国脚朴智星的头号替补,说实话在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这个赛季我们所向披靡,整个赛季都是联赛领头羊,2005年5月15日,联赛倒数第二轮,球队在已经锁定联赛冠军的情况下,又一次给了我首发出场的机会,这是我埃因霍温生涯的第四次首发,我把握住了这次机会,两度洞穿了劲敌费耶诺德的球门,并帮助球队大胜对手,真应了中国的那句古话——好事成双。

荷甲联赛处子球

同一场比赛接朴智星传球梅开二度0506赛季,朴智星和李荣杓这对韩国双子星先后转战英超,范博梅尔加盟巴萨,我们的球队虽然实力受损,但变得更加年轻,也更有活力,从这个赛季开始,希丁克教练确定了我的主力位置,他是我的伯乐和恩师,我必须用更努力的训练和比赛来回报他的信任,我很庆幸我做到了,虽然整个12月伤缺了一个月,但赛季的其它时间段我表现稳定,球队也用联赛的一波六连胜和一波九连胜强势卫冕了冠军。2006年夏天,恩师希丁克前往澳大利亚国家队执教,我对他的离任很不舍,也很无助,但我知道,我必须继续向前。从0607赛季到1011赛季上半段,我们球队先后经历了六任主教练,这其中不乏罗纳德-科曼、胡布-史蒂文斯这样的名帅,我们拿下了两次联赛冠军,一次季军和一次第四,整体成绩还算稳定,个人荣誉方面,0910赛季我被时任球队主帅弗雷德-吕滕委任为球队队长之一,我是埃因霍温的孩子,我又荣幸的成为了球队队长,这份荣誉对我而言,已经足够厚重。感谢埃因霍温,也感谢命运的眷顾。

0809赛季首轮客战乌得勒支远射破门

0910赛季第八轮主场对阵威廉二世的前插破门

1011赛季第五轮主场迎战奈梅亨的逆足破门

梦想自从我升入埃因霍温一线队,我与球队一共签署过两份合同,第二份合同的到期年限是2011年夏天。1011赛季上半段,我作为球队的核心球员交出了19轮联赛7个进球3次助攻的成绩,我能感觉到我的竞技状态在持续走高,我的技术、经验、体能等各项指标已经趋于最佳平衡状态。但说真的,我一直在犹豫是否续约这件事,因为荷甲联赛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对比着在伦敦大红大紫的罗本、在曼联兢兢业业的朴智星、在拜仁洗尽铅华的范博梅尔,我想是到了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的时候了。我的经纪人汉森先生陆续给我带来了马竞、尤文和国米的报价和合同,我却一直在犹豫,我想再等等,因为俱乐部知道我已无意续约,我也乐意在冬窗离开,为培养我的俱乐部留下一笔转会费,就这样到了11月中旬,巴塞罗那出现了,苏比萨雷塔带着团队来到埃因霍温,他们希望带我去巴塞罗那,我很激动,谁不想和梅西一起踢球呢?400万欧元,巴塞罗那用“白菜价”签下了我,我也为我永远的主队埃因霍温留下了一笔转会费,埃因霍温也避免了2011年夏天白白失去我带来的损失。这是一笔看起来三赢的交易。而且,我还实现了我的梦想。因为是冬窗加盟球队,我并没有很充裕的时间去适应巴塞罗那的球队体系,瓜迪奥拉是个追求完美到近乎偏执的人,巴塞罗那看似华丽的踢法背后,是严格到每名球员具体站位和明确分工的战术设定和类似手球比赛中的防线前压和左右扯动破密防的进攻战术,巴塞罗那的锋线不太适合支点中锋,所以没有进攻方面的空中制高点,只具备地面渗透的单一打击方式,但瓜迪奥拉将它做到了极致,MVP组合的鬼魅跑位、交叉换位甚至是无球掩护让我叹为观止,来到巴塞罗那,我甚至开始怀疑我之前的踢球方式。我很努力的想要融入球队,瓜迪奥拉很信任我,虽然大部分比赛我都是替补登场,但我参赛的场次很多,我也一直在“以战养战”,在实践中以参与者的身份更好的观摩和学习巴萨的足球理念。2011年4月27日,欧冠半决赛第一回合,伯纳乌,全世界球迷都在关注这场比赛,我坐在替补席上甚至都感受到了激增的肾上腺素分泌,比赛很惨烈,佩德罗在70分钟时大腿出现了问题,瓜迪奥拉看向了我,我脱下训练服,兴奋而又平静。接着便是那个时刻了,哈维把球分给我,防守我的马塞洛脚底打滑,我看准机会一个加速向底线突破,低平球传向前点,我知道梅西在那里等着。接下来庆祝就是了。

2011年4月27日欧冠半决赛首回合打破僵局的助攻

换个角度欣赏更有视觉冲击力我们最终跨过了皇马这座大山,挺进了温布利,并在弗爵爷的注视下再次登顶欧洲。我来到球队仅仅半个赛季,就收获了所有球员梦寐以求的欧冠冠军荣耀,温布利哨响的那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运的那一个。

苦旅这个夏天,我沉浸在幸福之中并经历了一个完整系统的夏训,巴萨在引进了小法和桑切斯后如虎添翼,而我也信心满满的正要跟随新东家再次大干一场。可是噩运降临了。2011年9月21日,联赛第五轮,球队客场艰难的逼平了瓦伦西亚,我枯坐替补席一整场。球队连夜回到了巴塞罗那,第二天的日常训练气氛有些沉闷,主力球员们都在进行身体恢复,而包括我在内的替补球员们还是进行了足量训练,说真的我已回想不起来受伤的全部细节,只记得我的左膝突然开始不舒服,活动受限的程度已经不能支持我再做急停急转等技术动作,于是我停了下来,告诉了队医,队医面色凝重,带我去做了膝关节的磁共振检查,当队医告诉我膝盖十字韧带撕裂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巴萨很快为我安排了手术,手术过程很顺利,但我知道这种伤病难在术后的复健,我必须要经历6个月以上的康复期,属于我的1112赛季已经结束了,这是我职业生涯受的第一次大伤,那种无法上场、每天只能在健身房和康复中心面对冰冷器械的枯燥和煎熬,我发誓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从2011年9月22日受伤,到2012年4月29日重返球场,上帝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努力,联赛倒数第四轮客场面对巴列卡诺,我得到了20分钟的上场时间,又一次站在球场上,回想起一年前的温布利,那感觉就四个字——恍如隔世。2012年的夏天比我预想的更加艰难,我的又一位恩师瓜迪奥拉带着满满的辉煌和些许的遗憾离开了巴萨,比拉诺瓦教练拿起了教鞭,我跟随巴萨完成了夏季备战期,但我发现新教练似乎不那么喜欢我,我陷入了迷茫。就在这时候,2009年曾与我在埃因霍温共事过的史蒂文斯教练向我发出了邀请,加盟沙尔克04队征战德甲,我考虑了一段时间,直到夏季转会期截止那天我做出了决定——转战德甲,我会在德甲证明自己,会重新回到巴塞罗那拥抱加泰罗尼亚的暖阳。史蒂文斯教练很信任我,就像当初在埃因霍温一样,联赛前十轮,我状态出色,出场时间稳定,并且贡献了2粒进球,我认为属于我的一切都回归了正轨。2012年11月10日,球队主场迎战不莱梅,我依旧首发登场,临近中场时,我突然感觉到了左大腿肌肉不适,教练在中场休息时换下了我,赛后我接受了常规检查,却被告知是肌纤维撕裂……我的沙尔克生涯就这样定格在了第十一场比赛上,我又经历了一个为期半年的恢复期。

2012年10月6日主场对阵狼堡的单刀破门赛季后,拥有优先买断权的沙尔克放弃了这个选项,我拖着伤痕累累的左腿回到了巴塞罗那,我的大腿肌肉伤势仍然在困扰我,队医陪我继续面对着冰冷的康复器械,一切和两年前的复健经历太过相似,我的绝望和迷茫不可避免的蔓延。整个赛季,我只代表巴萨出场过两次,踢了25分钟,马蒂诺教练非常信任同胞梅西和新来的巴西天才内马尔,再加上桑切斯和佩德罗,我几乎成为了球队锋线的末位选择。2014年巴西世界杯后,巴萨继续补强阵容,小法桑切斯离队,苏牙穿上了9号,MSN正式合体,恩里克教练走马上任。我的大腿肌肉伤势恢复得还不错,但我知道我在巴萨已经没有了位置,外租几乎是我唯一的选择,这次租借不同于两年前的纠结,我早早做出了决定——前往希腊加盟奥林匹亚科斯队,我要找回我的竞技状态,我的合同只剩一年了,我需要为了下一份合同、下一份工作继续努力。适应希腊超级联赛并不容易,球队的西班牙主教练米歇尔在对我的使用上一直采取着轮换策略,我半个月才能踢一场比赛,我想他是在有意保护我吧。34轮联赛我为球队出战了19场,贡献了4球3助攻,欧冠也止步于小组赛,所幸球队卫冕了联赛冠军,我也没有再受伤,其实我已经很知足了。

2014年9月16日欧冠小组赛对阵马竞锁定胜局2015年夏天,我与巴萨四年半的合同到期,以自由身前往英超,与斯托克城签约两年,马克-休斯教练对我很不错,我与一起来的瑞士人沙奇里组成了斯托克城的两只翅膀,让天空之城有了翱翔的羽翼,这个赛季我们位列英超中游,这也是我自十字韧带撕裂后踢比赛场次最多的一年,我可以自信的说,我终于走出了那次伤病的阴影。

2016年2月13日客战伯恩茅斯的英超处子球1617赛季,我期待继续在休斯教练的麾下发挥关键球员的作用,但是,2011年的欧冠夺冠似乎花光了我所有的好运气,我的膝盖伤势在夏训中又一次复发了,我非常非常沮丧,但休斯教练对我很有耐心。直到圣诞节后我才复出,教练让我踢不同的位置来更好的找回状态,甚至还带给我了一份两年的续约合同,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感谢上帝,我来到陶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但又是膝盖,我复出后只踢了四个月比赛,膝盖又一次出现了问题,这次我回到了巴塞罗那见了为我修复十字韧带的主治医生,他为我制定了一个完整的康复计划,唯一的缺点就是又得重头来过。1718赛季,我的球队遭遇了重大危机,成绩一直不见起色,休斯教练变阵五后卫仍然无济于事,在我的膝盖恢复和球队保级压力的双重作用下,我的出场时间锐减,我没什么怨言,只要球队能够顺利保级我愿意做任何事。但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斯托克城因战绩原因解雇了休斯教练,我很失望,我太失望了,保级的关键时刻找教练当替罪羊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也许是我的失望情绪感染到了训练场的队友们,新教练保罗-兰伯特暂停了我的训练,并且当众宣布我会缺席赛季剩余比赛。也好,就让我安心养伤吧。换了几任教练,斯托克城仍然在2018年夏天降入了英冠,我的合同还剩一年,我想履行完合同再走,但降级后的财政压力让球队开始与留队的高薪球员接触商讨解决办法,好吧,那就解约吧,2019年1月,我与斯托克城和平分手,踢了这么多年职业足球了,我确实也该歇歇了。

橙衣讲到这里,我还想说说我的国家队生涯:早在埃因霍温时,我就在2007年入选了荷兰国家队,那是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客场对阵斯洛文尼亚,范巴斯滕教练让我首发出场完成了国家队处子秀。之后我代表橙衣军团参加了2008年的欧洲杯、2010年的世界杯和2012年的欧洲杯,这三届大赛14场比赛中,我只踢满过一场比赛——2008年欧洲杯对阵罗马尼亚的比赛,并助攻亨特拉尔打破了比赛僵局。

2008年欧洲杯小组赛对罗马尼亚的助攻从2007年入选国家队到2016年最后一次代表国家队出战,十年国家队生涯,我只穿着橙色球衣出场53次,与我几乎是同时期入选的罗本、斯内德都成了国家队出场纪录的保持者,我很遗憾,也很无奈,到现在我必须承认,那次十字韧带的伤病,改变了我的职业生涯。

2012年欧洲杯预选赛对瑞典的破门

2012年欧洲杯预选赛对阵匈牙利的破门

2016年3月对阵法国代表国家队打入的最后一粒进球要说我国家队生涯里唯一的遗憾,恐怕就是2010年夏天的南非了,罗本的单刀球如果越过了卡西……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我很喜欢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书中的一句话我颇以为然——当你想要评价别人的时候,请记住,这个世界上的人,并非所有都和你一样幸运。是的,能够拥有这些经历,好的坏的都是我的财富,我已经足够幸运了。

归乡2019年夏天,我在休息了半年后,决定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埃因霍温与我签了一年的合同,其实也不能说我休息了半年,这半年时间,我回到了埃因霍温U19青年队,成为了队中年纪最大的球员,我一边随队训练,一边进行着膝盖复健。我33岁了,我还想继续踢职业足球,而我永远的主队埃因霍温给了我这个机会。我昔日的队友范博梅尔如今已是这支球队的主教练,而我刚一回归,就被主教练任命为球队队长,我离开这里已经八年了,我还记得加盟巴萨前的最后一场比赛,主场对阵罗达JC,吕滕教练在比赛结束前给了我一个全场球迷欢送的小惊喜,我迎着大雪,在下场时把队长袖标交给了队友,而如今,在我再次为球队披挂上阵时,队友又把队长袖标戴在了我的左臂上。八年了,一切仿佛都变了,一切仿佛又都没变。

回家后第一次登场戴上队长袖标

迎接回家的球迷们我的合同会在2020年6月到期,届时我已经34岁了,老实说,足球已经给了我太多,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继续留在绿茵场上,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不会离开足球,我的生命会永远为她跳动。谢谢您耐心的看完我的故事,我是易卜拉欣-阿费莱,一个深爱足球的孩子。(周游) 足坛掌故

 

 

本文链接:http://www.honda-switch.com/zonghetiyu/23611.html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1球2助攻,库卢塞夫斯基当选意甲12月最佳球员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故本网对其真实性不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 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